原创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原创散文 > 正文
原创散文

遇见

作者:吴柳炎     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责任编辑:庞小凤     发布日期:2020-11-10     点击量:
新闻来源 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文学与传媒学院
录入 编辑
录音人员

遇见玉师,是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我没有想到,只要向前多走一步,多看一眼,我就会为它沉沦。

初临玉师,一块刻着玉林师范学院的大石闯进我的视线,它像一位老者,端庄地坐着,把来往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动作,尽收眼底。石块上面刻着一行红色的字体,笔画柔中带刚,伸展有度,张而不扬。那天下了微雨,雨水前仆后继地冲向石头,一点一点把石头淋湿,红色的字体上泛起水珠,雨水的攻击下,字体竟变得更加饱满,红色也更耀眼。莫名其妙地被这红色的热情的字体感染了。我竟忘记了舟车劳顿的疲惫,只顾向前走了。道路两侧的树木张扬而威武,一棵连着一颗,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绿油油的树叶高挂着,随风摆动,但完全没有想陨落的意思,紧抓着树枝,坚持着,似是不甘心失去颜色,变成落叶,在沉默中腐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般硬气的树,像一名名士兵,不在战场,依旧硬气逼人。

最先爱上的,是玉师的早上的玉兰湖的湖面。清晨的风荡起湖面的邹纹,像荷叶上蜻蜓微微晃动的翅膀,温柔清新。偶尔会有一串水泡,轻轻将湖面叫醒。殷红如血的朝阳,遇见玉兰湖的湖面,失去原有的清高与矜持,与湖面热情相拥,甘愿沉与湖底,把整个玉兰湖染成红色的云海。湖岸边环绕这一圈小路和一圈树木,他们像瘦弱的护卫,坚定不移地守护湖面。但我最爱的,还是玉兰湖的花。湖边的树木很清瘦,湖边不知名的花却开得格外张扬,一簇拥着一簇,密密麻麻,挂满枝头,更出乎意外的,挂满枝头不算,还要一大串一大串的垂下来,零零散散的绿叶被紫色的花瓣遮得严严实实,我第一次看到这般霸道的花,不认输,只认自己要走的路。

玉师的图书馆,是玉师最华丽的外衣。图书馆后面依偎着王力湖,前面是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闪闪发光的“图书馆”三字高傲地刻外壁,笔画苍劲有力,从容不迫,像高高在上的君王。在图书馆内有各种各样的书籍,每一个楼层,都摆放着不同类别的书籍,古今中外,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书架上,一排紧挨着一排,只隔着窄窄的过道,如果每一本书都是一颗星星,那玉师图书馆便是繁星点点的夜空,星光耀眼,辽阔无边,神秘而伟大。随手翻开一本书,都存在着被翻看过的痕迹,书页边上微微泛黄,像一枚勋章,绽放着别人努力与勤奋的光芒。无论早上有多早,无论晚上有多晚,无论哪一层,只要还没有闭馆,总能看到有人认真的模样,一会儿看书,一会儿做笔记,笔尖划过书面的声音交杂着小心翼翼翻书的声音,在宽敞的图书室内游走,轻柔温和且生机盎然。夕阳西下,图书馆镶上了一层金边,夕阳穿过窗户,撒在书页、桌面、侧脸、地板上,慷慨地把温暖留下,图书也分外热情,落落大方地和夕阳相拥欢舞,孕育出满室书香,令人流连忘返。

“厚德博学,知行合一。”寥寥几字,却满是殷切的期盼和谆谆的教诲。岁月更迭,时光如梭,玉师送走了无数学子,又迎来了无数学子,年复一年,在许多次的迎新声和道别声中,她染上时间的印记。时间在流逝,玉师在成长。七十五年,玉师发生了巨变,变得优秀、变得美丽、变得熠熠生辉,从前零散的教学楼如今多起来了,教室里的桌椅焕然一新,教学设备得到更新,教学水平更上一层楼……她像一位幼女,在时间的洗礼下越发娇艳动人,风姿绰约。七十五年,玉师从未改变,“教书育人”,玉师认真践行了七十五年,如今仍保持着弯腰探索的姿势;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会听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读书声;在任意一个教室,会有老师对着白板,全心授课的样子;在静得可以听见呼吸的自习室,坐满奋笔疾书的学子……这些,从未改变,一如数年前。

爱上玉师有许多理由,我只有一个——迷于其景,醉于其情。

我是过客,不远千里,来赴四年之约,只一眼,玉师,便成为我心灵永远的皈依。

我是家人,关于玉师记忆与熏陶,我刻骨铭心。玉师和第二故乡,在时光中渐渐变成等号,再回首,应是学成归来时!

秋风摇动百草,兰花绽放光辉,我听到佛说:一路前行,不负韶华。

上一条:纸短情长,我的故事都与你有关——谨以此文庆祝玉师喜迎七十五载华诞 下一条:风从南方来,潮涌思鹭江——寄玉林师范学院七十五周年校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