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原创小说 > 正文
原创小说

四季往事

作者:吴娟     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责任编辑:农予瑄 黄晓明     发布日期:2021-12-14     点击量:
新闻来源 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吴娟
录入 编辑
录音人员

三月份的时节,春寒料峭,阴沉沉的天空总是飘着蒙蒙细雨,雨丝落到地上为地面抚平上个季节留下的伤痕。

  连续下了大半个月的雨后,一缕阳光揭开春的面纱。草地换上了新的绿衫,树木抽出了嫩的枝条,农田散发出泥土特有的气味,农户们知道,忙活的日子要开始了。

  在天气寒冷的日子里,农户们虽然会很少下田,但也不会闲下来,他们往往会提前准备好下一茬的新种,只等天气一暖就播到农田里。

  到了播种的时候,往往是全家老少一齐上阵,大人们几乎包揽了全部的活儿,孩子们大多时候只是在一旁玩闹。

  我也坐在田边,看着父亲驾着犁把平坦松软的地面堆出几道脚踝高的地垄,母亲跟在后面把两边斜面上的松土压实。两人配合着把这块不大的地分整完,弓着腰背,朝着泥土,把那些珍贵的一粒粒饱满完美的花生埋进黑黝的土里。一直到带来的种子见了底,母亲呼一声大姐儿,回屋带些番豆(花生)来,我就沿着来时的路小跑着去了。

如果有剩下的种子呢,自然是被好好留存起来,不过等下一次再种它就不够好了。只可能在某天变成香脆的脆花生,被父亲蘸着我给他跑腿打来的半斤米酒下肚。呵,这花生真是个好东西,母亲捧着挂满实的苗笑弯了眼,父亲就着几口小酒熏红了脸,我当然也喜欢它。

  我从剩下的种子里偷留了一小把,在后院辟了小块地,也学着大人的模样播种、除草。在我一天天的照料下,它们也争气地冒出了头,这可给了我莫大鼓舞,我开始给这小块地扩大地盘,沉浸在农民的身份里。就这样,家里每种一个新作物,我的小田园也跟着增一个新品种。

  庄稼人好像天生就懂得各种种地的知识,什么时候该除草、什么时候该杀虫、什么时候该浇水,好像每天都能有做不完的活儿。我时不时就往我的小田园里跑,母亲笑着打趣我说家里以后就靠它做晚饭了。我却认为这是对我的夸赞,除草浇水干得不亦乐乎,想着早点让家里对我刮目相看。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农家人的道理,我的辛勤劳动也为我的小田园带来了收获。膝盖高的花生苗长得茂茂盛盛,青绿的蔬菜长势喜人,红红绿绿的西红柿挂满枝头。我瞧在眼里、喜在心里,把它们伺候得愈加起劲儿。

  但这个世上从不缺少某些事与愿违,越是正当头的时候就越可能遭遇一盆冷水,我们除了接受事实,也只能承受这些期望落空的沉寂。谁知道这些不幸是来自某头进食的黄牛,还是过路的闲人?意外就是如此让人不可预计且措手不及。

  春日将尽,这个姹紫嫣红的世界上多了个伤心的人。 

……

  六月,夏天刚刚开始,蓝天白云和烈日构成了夏季里最常见的风景。

中午的太阳最大阵阵热浪从地面直窜树梢树上的知了配合着尖声呼热

  知了都是待在地下的,到了夜里它们才从闷热的地洞里钻出来,在树上褪去一层褐色的壳后才能露出薄薄的蝉翼。你永远猜不出一棵树上能附着多少这些小虫子,在外边还是晴空万里的时候,树荫里总能细雨绵绵。同时,和谐的蝉鸣大合唱会从日出演奏到下一轮日出。

  我家附近有一片竹林,那里正是夏日合唱团的主场地。就像传言说的冬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谁不想在大中午睡个好觉呢?奈何无休止的大合唱不肯过每只无辜的耳朵,午睡的计划被迫泡汤。最后我只能从床上爬起,坐在窗边发着不得入睡的闷气。

  突然地,发小的脑袋就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笑嘻嘻地从窗外递进一枝荷花,这美丽的事物瞬间扫空了我的郁闷。

  这花不过巴掌大小,几层淡粉的花瓣围着一个嫩绿的莲蓬,莲蓬根部有一圈细碎的鹅黄色的花蕊。

  摘花去。她说,塘里开了许多。 

  天很热,我们却不爱打伞,火辣的阳光晒在身上也不觉难受,心里想到都是那新鲜的玩意,一路直往她家赶。路上像是有人叫了我们撑伞,我们也没注意听,只顾讨论着哪儿的花开得最好,一会儿要带点去学校。

  荷塘里,荷花果真开了满塘。大大小小的碧叶铺满了水面,出水的荷花像个仙女,掀着粉裙在叶子上翩翩起舞。半开半合的花含羞带怯,藏身在宽大荷叶下。闭着的花苞才露出水面,也不沾染半点淤泥。阳光照在水面,水纹荡开了一片波光粼粼。  

  她挽高裤脚,一步一步地扎进荷叶深处为我采来一枝最好看的荷花,我笑她不小心栽进水里弄湿了的屁股顿儿。  

  一阵风掠过荷塘,携着花香迎面而来,微微的凉意带走了心底的烦闷,人也像是沉浸在这缓慢流逝的光阴里。  

  后来的每年夏天,那记忆里的半亩荷塘依旧带给我丝丝清凉。  

  ……

  十一月是个收获的时节,夏季里的播种在此刻都有了结果。秋风吹过,金色的波浪在稻田里随风涌动。

  这时候,农户们都磨利了镰刀预备着去收割这半年来的汗水。对于他们来说,田里的这茬稻子关系着全家人未来一年的口粮,额外的分量还能为家里增添收入。因此,割禾是每户人家里的头等大事。

  有些人家劳动力较少,会忙不过来,容易影响收成,因为不定哪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就会把谷子打湿、泡发芽。这时候,邻里关系的重要性就显出来了。大家互相帮衬着,能缩短一半的时间。

  秋日的阳光不比夏日的逊色,田间的大人们戴着草帽,握着镰刀,一下一下地弯下腰去,所过之处皆倒下了大片。稻秧是在雨水最充足、阳光最猛烈的八月初插下的,现在金色的稻穗已经垂低了禾身,沉甸甸的分量握在手上重在心上,给人心里说不出的安全感。

  割好的水稻被成捆地堆在禾场上,那里是村里集中晾晒的地方,上半年禾场上晒的是花生、玉米和木薯,到了下半年就是稻谷了。当突突的轰鸣声在村口响起,孩子们知道那个脱谷机又来了,纷纷围到禾场上看热闹。脱谷机像个巨大的怪物,它喷着刺鼻的浓烟,不急不忙地来到禾场,机头的驾驶员一番操作,它就开始工作了,机身一头吞进大片禾堆,另一头喷出脱了谷的禾秆,稻子哗哗地从机器底下的口子冲到地面。

  农户们这时候可忙乱了线,明明也不是按时收的费,却全都跟着机器急促的节奏一刻也不停地抱起禾堆往机器里塞。汗水、灰尘糊了一身,个个都憋足了气涨红了脸。  

  小孩儿们远远地瞧着场上热火朝天的画面,机器不断飞出的禾杆沿着抛物线落在一边,很快就形成了座高高的山丘。

  这是一个绝佳的游戏场!他们可不管这是谁家的东西,只管用作捉迷藏的掩体、攀爬的山峰。有人把它从中钻出了个隧道,嚯!这可不得了,引得众孩童竟学着打起了洞!这下可遭了殃了!四散的禾杆引来了大人的呵斥,这群顽童纷纷做鸟兽散去。

  这可由不得他们胡闹哟!每个人家的禾管可都是有大用处的。跟着他们辛劳了一年的大黄牛可出了不少功劳,是时候给它换上新房、吃上新粮了。住进新房的大黄牛嚼着带有新鲜味道的禾杆,看着眼前的老人笑它真是个好命的牛,住的房子既能吃又能住,快活啊!快活么?它不知道,或许就跟这些不停劳作的农户一样吧。  

  秋风来得一阵比一阵凉了,农户们把晒干的谷子收进仓库,秋收冬藏是农家人遵循的永恒的规律。

  ……

  北方的冬天有一种白色的肃穆,而南方的冬天里没有大雪,有的是一片荒芜的孤寂。

  树木掉光了叶子只剩光秃的枝丫,河水干涸得露出皴裂的地皮,天空永远蒙着灰色不见一只飞鸟,愿意出门的人也变少了。

  这里的冬天里最冷的不是呼啸着声势的北风,而是连绵不绝的下雨天,空气中水汽让人冷进骨头里。

  但总有那么一群小孩,他们不晓得感冒的厉害,再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向往外面世界的心。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们?让他们不顾寒冷也要出门?噢!原来是窑番薯!

  我们找了一个干涸的池塘,它的底部干裂出了许多泥块,这些泥块正是搭建成土窑的好材料。大家都是窑番薯的一把好手,泥块在手里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个结实的土窑,带来的红薯就填满了里面。我们从周围树林里捡来大把枯枝叶来生火,火苗把泥块烧成黑团,散发的热量温暖了几双脏手。窑里的柴烧完了,窑也就砸碎了,火炭和烧烫的土块凭着余温把红薯煨熟。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红薯就熟透了。虽然黑炭一样的红薯看着没有半点美观,掰断后却能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我们顾不得烫手就开始大快朵颐,一群小孩在大冷天里只是吃着烤红薯就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不过,要是被家里的大人发现了就难逃一顿收拾,接着被提回家去,乖乖坐在火盆边上挨训。火盆里的柴是块树根,火一点着会冒出大股浓浓的烟雾,整个屋子都充满了这呛鼻又熏眼的烟。过了好一会儿,它才烈烈烧起来,火光映亮了每个人的面容,热量从手心传到身上每个角落。

  爷爷坐在火盆边上合眼打起了盹儿,奶奶掏出上次做的大饼摊在边上烤着,烤饼的焦香便缓缓地散发出来。

  小猫闻着了味,大胆地凑近火盆企图一探气味的来源,却没想到反被火光舔了一口。这下可把它疼得一串哀叫,可怜的小家伙胡须也没了,脸也花了,还被大家嘲笑成了名副其实的花猫

  一家人围着火光,在温暖如春的屋里享受着四季里难得的闲暇时光。屋外呼号的寒风扫过空荡的村落,在冬日的尽头是农人们下一轮忙碌的新始。


下一条:金宝儿